闽ICP备05026416号  
官方交流群
图片相册 | 国学教育教材 | 下载中心 |      帮助中心
评论与交流
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读经 > 评论与交流 > 正文
新京报:不妨给“孟母堂”以宽容(两篇)
发布者:秋风(北京学者) 来源:新京报2006年07月26日 发布时间:2006-07-28 点击量:4971

针对以私塾办学为主的“孟母堂”,上海市教委近日将其紧急叫停,并明确指出,“孟母堂”的办学违反有关规定,属违法办学。

然而必须看到的是,这种做法能否获得道义上的正当性?

家长是其子女天然的监护者,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任何人比父母更关心自己的子女,更了解自己子女对于教育的需求。因此,家长天然有权安排子女的教育。这包括,家长可以选择他认为最有利于孩子健全发育的教育模式、教育机构、教学内容。比如他可以选择把孩子送到国外、送到私立学校学习;他可以自己在家教育孩子,也可以选择合伙创建私塾,聘请私人老师教育自己的孩子;他可以让孩子阅读古典经典,而拒绝学校通用课本。

政府建立义务教育体系,须以家长的这种正当权利为其界限。家长对孩子负有教育的义务,必须让适龄儿童接受相应的教育。而政府则有义务为所有选择上公立学校的孩子提供必要的教育服务设施,而且不收取任何费用。但这种义务绝不等于说,必须要求所有孩子都去上同样的学校。

因此,国家创建义务教育体系,并不是要剥夺家长安排子女教育的权利,相反,它只是扩展了家长进行自由选择的范围,节省了大多数普通家长安排孩子教育的成本。

现在有些地方教育部门对义务教育的理解却存在偏差,似乎义务教育是家长的义务,家长必须把孩子送进政府所认可的教育机构中,孩子只能接受国家安排模式统一的教育内容。如此理解的义务教育,实际上变成了一种形式的垄断,有时会损害公众的福利。这种垄断取消了家长在多种教育模式之间选择的自由,也取消了孩子多样化发展的需求,让那些具有特殊需求的孩子无法正常发展。

恐怕正是因为教育模式与教育内容的垄断,让现有义务教育体系走上了应试教育的独木桥,而忽略了家长的需求,忽略了教育所应承担的文化责任。应该反思的是,这个义务教育体系是否充分满足了家长对合理的、好的教育之渴望?孩子需要教育提供什么?

在这样的背景下,孟母堂以及各地有识之士在教育模式、教育学内容上的各种改革尝试,就显得弥足珍贵。没有教育的多样化,孩子的精神就少了自由舒展的空间。孟母堂等私塾的尝试既具有教育模式变革的意义,也具有教学内容变革的意义,它让家长们看到了另一种教育的可能性,增加了家长选择的空间,也让孩子有机会面对一个伟大的知识与文化传统。当下,不妨给它以宽容,让时间来证明其效果,那时家长自会作出选择;如果效果家长都不选它,它自然也就办不下去了。

 

 

[NextPage]

红网:偌大上海容不下个“孟母堂”?

2006年07月26日00:22   红网    [作者:刘海明]

“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三字经》中“孟母三迁”的典故,即出自这里。上海有个现代私塾“孟母堂”,名字和这个典故有些渊源。然而,昔日孟母为确保儿子成材,自由迁徙,自主选择学习场所。如今的“孟母堂”,在偌大一个上海,竟然步履维艰。

 针对以私塾办学为主的“孟母堂”,上海市教委7月24日对其紧急叫停,并明确指出,“孟母堂”的办学违反有关规定,属违法办学。(《人民日报》2006年7月25日)

 “非法”的“孟母堂”,办学遇阻。“孟母堂”被上海市教委亮的“红灯”,究竟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不得而知。如果仅仅属于手续不健全,只要该学堂尽快补办相关手续,不该对“孟母堂”造成太大的障碍。然而,从有限的报纸消息看,“孟母堂”前景不妙:家长把适龄子女送到该学堂接受教育,违反了义务教育法;开展“读经教育”的内容和教学方法,与义务教育法中“注重培养学生独立思考能力、创新能力和实践能力,促进学生全面发展”的要求不相符合;其收费未经物价部门审核,属于违规。一个小小的学堂,“违法事实”之多,令人诧异。适龄儿童不得到私塾接受教育,否则年幼的准公民,就属违法,家长要负法律责任,单凭这一条,不要说“孟母堂”没有立身之地,初中以下的所有私立学校,通通都该关门。果真如此,义务教育法的立法精神,岂不是变相取缔私立小学和初中吗?如果不是,上海市教委责令“孟母堂”停业,理由不能不说有些牵强。

上海之大,举世闻名。世界上的大都市,为何就容不下个现代私塾呢?上海的地皮紧张,还不至于紧张到“孟母堂”租不到教学用房的地步。“孟母堂”自身的教学内容有毒吗?“读经教育”,在一些教育主管部门眼里,迄今为止,依然有如“封建思想”,惟恐“毒害”了下一代。《三字经》、《千字文》、《(新)增贤广文》之类的启蒙读物,是否有害,不妨认真读读。毛泽东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同样,否定中国的传统教育经典读本,不是一个部门就能认定的。何况,当代的家长,肯于舍弃公立的小学不上,主动将子女送到私塾去念书,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再者,从教育内容的多元化角度讲,一个国家的中小学教材、教学方式,只有一个法定的蓝本,利弊孰大孰小,不辨自明。“孟母堂”能在国民素质相对较高的上海市招到学生,相信上海的学生家长,不会没有一点明辨力的。至于上海市教委所说的“孟母堂”涉嫌高收费,恐怕也难以站得住脚。私塾的收费,哪一家比公立学校低?市场社会,家长乐意掏高价,不是物价部门所能阻挡的。家长们放着公立学校义务教育阶段免费的政策不去享受,去私塾掏高价读书,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他们对私塾的信任和期望。取缔“孟母堂”,该学堂的学生及其家长感受如何,没人告诉我,而这正是评判教委决策正误的重要标准之一。

偌大上海容不下个“孟母堂”,诚如有人所说,是教育垄断所致。垄断,使得教育主管部门变得心胸狭窄,哪怕再大的地方,也难以容得下一个小小的现代私塾存在。

“孟母堂”今天的遭遇,不过是其中一个标本而已。

 

相关链接:上海孟母堂

 

 

点击马上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