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ICP备16021239号-1  
官方交流群
图片相册 | 国学教育教材 | 下载中心 |      帮助中心
教育理念
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读经 > 教育理念 > 正文
辜鸿铭的西文学习法
发布者:文/梁实秋 来源:北大四才子 发布时间:2007-04-27 点击量:3423
         辜鸿铭,精通九国的语言文化,国学造诣极深,曾获博士学位达13个之多。他的思想影响跨越20世纪的东西方,是一位学贯中西、文理兼通的学者,又是近代中学西渐史上的先驱人物。 1867年,辜鸿铭10岁,上学之余,布朗就亲自教辜鸿铭学习德文。布朗的教法略异于西方的传统,倒像是中国的私塾。他要求辜鸿铭随他一起背诵歌德的长诗《浮士德》,边比划边朗诵,始终说说笑笑,轻松有趣。辜鸿铭极想知道《浮士德》讲什么,但布朗坚持不讲解:“只求你说得熟,并不求你听得懂。听懂再背,心就乱了,反倒背不熟了。”辜半年便将《浮士德》背下来。第二年布朗才开始给辜鸿铭讲解《浮士德》。他认为越是晚讲,了解就越深,因为经典著作不同于一般著作,任何人也不能够一听就懂。这段时间里辜鸿铭并没有停顿对《浮士德》的记诵,已经可谓“倒背如流”了。

        之后从1869年起,辜鸿铭开始学“莎士比亚”的戏剧,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又将《莎士比亚》的37部戏剧都背熟了。此时辜的英文和德文水准已经超过了一般大学毕业的文学士。

        1872年春季,辜鸿铭正式入爱丁堡大学就读英国文学,同时兼修拉丁文、希腊文、数学、形而上学、道德哲学、自然哲学、修辞学等科目。他立志遍读爱丁堡大学图书馆所藏希腊、拉丁文的文史哲名著。开始时,读多少页便背诵多少页,还没觉出多大困难;后来随着阅读量的增大,渐感吃不消了。他要自己坚持,再坚持,一定要一路背诵下去。辜鸿铭晚年忆及此事时曾说:“说也奇怪,一通百通,像一条机器线,一拉开到头。”

        到后来,不仅希腊、拉丁文,即如法、俄、意各国的语言、文学,辜鸿铭也能做到一学就会,触类旁通。据说辜鸿铭回国后,除本国语言外,尚能操九种语言与人交流,则是此时之基础。他晚年曾说:“有些人认为记忆好坏是天生的,但是认为记忆力不能增加是错误的。人心愈用而愈灵!”

       1877年4月,辜鸿铭以优秀的成绩通过了所有相关科目的考试,在英国文学方面的学位考试中又表现非凡,顺利获得了爱丁堡大学文学硕士学位。这一年辜鸿铭仅20岁。

      辜鸿铭深厚的西方素养极得益于童年背诵《浮士德》、《莎士比亚》的经历。在北京大学教英诗时,有学生向他请教掌握西文的妙法,他答曰:“先背熟一部名家著作作根基。”辜鸿铭曾说:“今人读英文十年,开目仅能阅报,伸手仅能修函,皆由幼年读一猫一狗之式教科书,是以终其身只有小成。”他主张“中国私塾教授法,以开蒙未久,即读四书五经,尤须背诵如流水也。”(摘自——《北大四才子》)

上一篇:怎样教读经
下一篇:经典导读八法
点击马上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