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ICP备16021239号-1  
官方交流群
图片相册 | 国学教育教材 | 下载中心 |      帮助中心
大众与媒体
当前位置:首页 > 厦门教育 > 大众与媒体 > 正文
“逃到家里上学”是对学校教育的社会型批评
发布者:厦门网 来源:厦门晚报20070119 发布时间:2007-01-22 点击量:6581

“逃到家里上学”是对学校教育的社会型批评

14日《潇湘晨报》报道,湖南一个叫赵雄的校长让儿女在家自学,称给孩子幸福童年。女儿小玲只读了7个星期的小学、1年初中、1年中专,其余的时间都在家自学;儿子小明今年11岁,只上了2年幼儿园,便一直在家自学。赵雄把这种教育方式比做练童子功

许多人都问赵雄,为什么要把孩子放在家里学习而不是去学校呢?赵雄说,我并不是不让孩子去读书,去学校学习还是在家里学习,我给了他们一个选择的机会。”“你可以去学校学习,也可以在家里学习,现在不想去学校,任何时候想去都行。

赵雄的态度是,把孩子当成人看。在我看来,赵雄的行为与其是一种选择,不如说是对学校教育的一种逃避。将学校和教育制度当作了扼杀孩子创造性的空间,当作了面目可憎的水泥脑袋。孩子应该得到的幸福童年和精神发展不够自由畅快,所以,选择了逃避。

作为国家兴办的学校教育,是一种在历史实践和教育进化中自然选择出的社会合理性构成,它有稳定合格的师资、教育思想和育人氛围,极大地提升了教育效率,节约了社会资源。可这些年,随着教育功利化的加重,教育传统、教育精华越来越受到挑战,教师职业道德被物化和交换关系取而代之。从孔老夫子那里传承过来的对话式课堂模式、点拨式教育互动却被填鸭式教学取代。

新鲜有趣的教育改革表面看非常具有成效,平时教育教学根本没机会品尝。如果再加上学校的封闭管理、半军事化管理、出入校门实行准入准出制度等,教育社会功能越来越成为看守角色。学校成为失乐园正规学校的制度化缺失越来越严重,突出表现在学校教育的社会功能日益强大,而教育功能日渐凋零

儿童需要更加人性化的教育,有权利接受适合自己的教育,但学校教育却不能满足这些需求。学生不得不选择逃避。

逃到家里上学,可能会让孩子在主流体制教育学科考试中不太擅长、缺乏平行教育和伙伴教育,可在没有功利污染的环境中,孩子自我发展、自我教育却得到了激活。也就是说,家庭教育更加强化孩子的责任感、精神自由和灵魂平等意识。就像对待电子游戏,通常的教育方式就是堵截,或者是威逼利诱,而赵雄却让孩子疯狂玩个够,而且玩得大病了一场,得到了身心苦痛和幡然悔悟,提升了深层的自治力、自制力。这种唤醒比威逼利诱高明得多。

这种学生可能会缺乏分数竞争力,可在负担减轻、安全保证、人格发展和人文发展取得的巨大进步,应该引起学校教育的反省。据报道,总体看,在家上学的孩子,各科目都比在校生强30%左右,而且他们的学习科目和范围广,基础知识扎实,适应能力也很强,所以不少美国大学特别愿意招收从家里毕业的孩子

在家上学作为教育叛逆,已经成为和学校教育分庭抗礼的教育构成。台湾省已经在法律上给予了认同。据美国教育部统计,全美至少有110万名儿童在家上学,而在10年前仅有36万名。有人提出,应重估在家上学的优势:家庭教育比学校教育更适合孩子。

中国在家上学现象的出现、增多,不也是在强化教育不信任、适应国家教育趋势吗?当然,作为一种教育新尝试,在家上学与《义务教育法》还存在分歧,但是在家上学、私立教育都是对公立教育单一教育模式的丰富和补充,从而增加教育的多样性、选择性。从理论上说,家长拥有对孩子接受什么样教育的选择权。按我国目前的法律,在家上学属合理不合法,但这一现实本身并不合理,也是可以改变的。杨东平教授指出:完全可以通过地方立法积极地参与这一过程,推动学习化家庭和学习化社区的构建,满足家长、学生对教育的多样化和选择性的要求。同时,如何调整学校教育举措,如何吸引孩子们重新返回校园,得到快乐和自由发展,这个重要的教育命题,教育专家们不能熟视无睹了!(耿银平)

 

绍南文化预告:2007年,“中国在家自学与私塾教育研讨会暨经验交流会”将在上海举行,读经教育首倡人王财贵教授、孟母堂家长吕丽委老师等国内在家自学及私塾负责人表示,支持并将出席该会议。详情请关注本站3月底公告……。

下一页见详细报道》》

[NextPage]

湖南一校长让儿女在家自学 称还给孩子幸福童年

潇湘晨报2007-01-04

小明和姐姐从小到现在都是在家自学,一家人每天都有着自己的事情和责任。

校长爸爸让儿女在家自学

本报长沙讯 昨日,长沙冷雨飘飞,长沙定王台新华书店内人头簇拥。一个10来岁的小男孩,身着一件深色的西服,坐在地板上盘着双腿,全神贯注地看一本科技读物。出于好奇,记者上前同这个小男孩攀谈起来,并走进了他的家,也接触到了他所接受的自学成才之路

女儿小玲只读了7个星期的小学、1年初中、1年中专,其余的时间都在家自学;儿子小明今年11岁,只上了2年幼儿园,便一直在家自学——英达外语学校校长赵雄把这种教育方式比作练童子功

许多人都问赵雄,为什么要把孩子放在家里学习而不是去学校呢?赵雄说,我并不是不让孩子去读书,去学校学习还是在家里学习,我给了他们一个选择的机会。

你可以去学校学习,也可以在家里学习,现在不想去学校,任何时候想去都行。赵雄的态度是,把孩子当成人看。

赵雄看来,儿子不想上学的原因很多。一是作业负担大,孩子休息时间少;二是没有自由,不能按自己的意愿来安排学习;三是早上起床太早,整天精神不好;四是自己感兴趣的事不能做,不感兴趣的事不得不做。

孩子要退学在家学习,我当时就觉得,不妨试一试。赵雄认为,中国几千年以来,一直都是私垫教育和家庭教育,学校课堂教学是跟西方学的,时间才一百多年,这点时间并不能证明这种教学方式就是最适合孩子们的。从此之后,他尊重儿女的选择。(记者刘俊)

 

挂栏对话家长

 “把幸福的童年还给孩子们”

本报记者刘俊 长沙报道

从高校教师的岗位上出来之后,赵雄创办了英达外语学校,如今仍担任着校长和董事长的职位。现在,对孩子的教育和培养成为他最重要的工作之一,但他自称没有直接对孩子进行教学。

克服对孩子不利

潇湘晨报:在很多人看来,孩子所提出不去上学的理由是应该克服的,那你为什么把孩子提出来的这些小小的理由看得这么重呢?

赵雄:克服实际上就是一种压制,这种行为也是有得有失的,达到了一定的程度时,对孩子们的创造性、活力和健康都有很不利的影响。记得我上小学三年级时,每天胖胖的数学老师都会带看一大堆作业本准时出现在教室门口,一上课他首先就是批评没有完成作业的同学,当时我就有这种想法:应该报复学校。后来,我当了教师,看到一些学生破坏的桌椅,甚至连水泥做的讲台也被打得露出了钢筋,我想,这可能就是所谓克服的后果吧。

孩子回家来学习,对我来说是一个不小的压力。我不想安排他在家里学习学校里的东西,因为我不打算用孩子将来考上个什么名牌大学来证明他回家学习是对的。我只是想以孩子为本,以孩子拥有他应得的幸福童年为本来安排他的学习。所以学什么,我跟孩子协商着办。我规定他每天要做五样事情,这五样事情也是可以协商的。

每天晚上检查打分

潇湘晨报:你教育自己孩子的秘密武器是什么?

赵雄:每天晚上,我用30分钟至1个小时的时间检查当天他做的事。因为我不希望孩子成为我监视的对象,也不想陪着孩子学习,所以我让孩子自学,用自己爱好的方式学习。

白天他干他的,我干我的,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则可以在吃晚饭前提问。晚饭后检查时,就不能提问了。检查以分数为中心,每得一分也就能得一元钱。比如说检查他画的漫画,四幅小画为一组,每幅可得一分,如果画得好,那么今天除了基本分4分外,我还可能奖励他一分,也就是5分,如果画得差就可能是1分、2分。

语言学习、学数学、学小提琴等都有相应评比方式。即使在某方面他半途而废了,我也会认为是孩子在不断地寻找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不应受到太多的指责。

我是发工资的裁判

潇湘晨报:你跟儿子关系怎样?

赵雄:我常提醒自己,我只是一个协商者,一个伙伴,一个发工资的裁判,一个他信赖的顾问。这样在孩子的心中就有了一个重要的地位,我讲的他们基本上去听得进去。因为我讲的只是一种建议,他听完了可以采纳,也可以协商。

有一阵子儿子也迷上了电游,我发现之后,只给他规定了玩电脑的时间,如果今天的任务没有完成好,第二天就不能玩电游。

可后来他实在控制不住自己,每天不想学习,只想上网,我想这事只能软处理,只有让他自己认识到上网的危害,才能真正脱瘾。于是我让他请了一周假,这样他就可以不学习只上网了,几天后他的眼睛都上网红肿了,后来还大病一场,这时他体会到了过度地上网、玩电游对自己身心的伤害。这种生病的痛苦深深地刺伤了他,他渐渐能控制自己上网的时间了,瘾也就不大了,只是偶尔娱乐一下,不会天天沉迷其中。

自闭取决于是否溺爱孩子

潇湘晨报:作为学校校长,你认为在校教育与儿子所受的教育有哪些区别?小孩没有像其他在校学生一样过集体生活,这样会不会自我封闭起来呢?

赵雄:我认为,自闭、任性或是难以与人沟通,并不处决于是否上过学,而是在于家庭成员是否过分的溺爱孩子。

中国人几千年来都是家庭教育,但并不能说中国人几千年来都有自闭症。而如今的孩子们都上学了,难道就没有自闭症了吗?我在家里对待孩子尽量平等交往,虽然是家庭内部的交往,实际上与社会上的交往差别并不大。

我要求自己尽量像对待邻家的小孩一样对待自己的孩子,同时也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别人的孩子。当然,在家学习的同时我也让孩子们参加了许多课外活动。如上唱歌班、乒乓球训练班、拳击班等等。在班上他们都能交到好朋友,与其他孩子交往也很正常。

挂栏对话孩子

“我觉得自己比其他孩子成熟”

潇湘晨报:元旦几天都做了些什么呢?

小明:上午起来画画,下午去看了一下严老师的画展,后来去了图书馆。

潇湘晨报:晚上呢?

小明:和爸爸下棋,每天都到11点多才睡。

潇湘晨报:自学了这么久,有没有和其他同龄孩子切磋过?

小明:(是和画画培训班的孩子吗?)我不想和他们接触。

潇湘晨报:为什么呢?

小明:我觉得我要比他们成熟。

潇湘晨报:你现在最大的理想是什么?

小明:就是画画和理财。

潇湘晨报:昨天买了哪些书,有理财方面的吗?

小明:买了一本《馅饼还是陷阱》,去看了一下《富爸爸,穷爸爸》,感觉和家里的《富爸爸教你如何理财》差不多,没有买。

潇湘晨报:你认为什么样的理财方式才是最好的呢?

小明:首先应建立一个企业,购置一些不动产,然后通过股市来扩大资本。

潇湘晨报:想过以后去上学吗?

小明:上完幼儿园之后,去学校呆了几个星期,之后就不再想上学了。

潇湘晨报:和在学校上学相比,你宁愿呆在家里吗?

小明:是的。

潇湘晨报:想过参加高考上大学吗?

小明:(支吾了一下)没想过。(赵雄在一旁补充:年纪还小,可能没想过这样的问题。

 

 

点击马上开始!